近日,罗田县三里畈镇新铺村贫困户丁亿兵、丁志强合伙养殖的30多只黑山羊已经蹦出羊舍,在板栗树下饱食嫩草。“多亏了‘羊羊得益’贷款,我们才能走上脱贫致富路。”丁亿兵说。
去年8月,丁亿兵两人准备养殖黑山羊。当月底,农行就上门办理了6万元扶贫贷款。“今年下半年就能发展到100多只,明年就可收回成本,后年可实现户平增收7万元。”
罗田县农行负责人陈劲松介绍,去年9月份以来,罗田农行已累计入户调查812户,共发放“羊羊得益”精准扶贫贷款384户1152万元,计划利用3年时间,支持1万户贫困户通过发展黑山羊养殖产业脱贫致富。

黑山羊产业扶贫“五位一体”模式的具体做法:一是党委政府发挥主导作用。罗田县成立了黑山羊产业精准扶贫工作领导小组,全面统筹组织实施,强化责任分解,实行责任上肩,全程落实保障,做到宣传发动、安排部署、精准服务和督促检查“四到位”。按照“有养殖能力、有养殖意愿、有养殖条件”的要求精准筛选符合养羊条件的贫困户,驻村单位和结对帮扶干部在羊圈建设、贷款担保等方面给予支持。政府整合统筹使用扶贫资金,及时兑现贫困户、龙头企业、合作社等各项扶持奖励政策,已经直接向贫困户发放到位的羊舍建设、种羊贷款贴息、保险购置、牧草种子补贴、政府购买技术服务等资金526万元,同时通过支持市场主体发展带动贫困户脱贫的奖补资金203万元、企业调度资金600万元。畜牧、农业、食药等部门组织专业技术力量,及时有效做好山羊“布病”防控筛查、扑杀净化工作,购买防疫“五件套”免费分送给所有养殖户。二是市场主体发挥龙头作用。名羊科技公司及旗下锦秀林牧合作社采取统一提供种羊、栏圈建设、防疫消毒、技术培训、收购肉羊的“五统一”方式引导和帮助贫困户养羊致富,与湖北省农科院建立了紧密型产学研协作关系,组建了20人技术服务团队,每个乡镇1—2人,实行责任包片、精准到户、随时上门,及时提供肉羊收购等10个方面的精准服务,并安置有一定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就业。三是银行提供信贷支持。银行在县级财政注入的2400万元风险基金的基础上进行1:10放大发放扶贫贷款,创新推出“羊羊得益扶贫贷”信贷产品,已为406户贫困户发放贷款1218万元、企业项目建设和收购资金贷款5000万元。四是保险负责兜住网底。保险公司为养羊户开发了“羊羊得益”新型保险产品,对贫困户每只能繁母羊金额保额2500元,90元保费由县财政承担。在2016年罗田县遭受的历史罕见暴雨洪灾中,保险公司及时赔付被洪水冲走和疫病黑山羊损失204万元,确保了不让贫困户“雪上加霜”、不让养殖户“因灾返贫”。五是贫困户专心放心养羊。贫困户是受益方,在政府引导、政策支持、企业指导、社会帮扶下,建设标准化羊圈,户均流转山林、板栗林和抛荒田地30亩种草,科学养羊,稳定受益。这样,政府、市场主体、银行、保险、贫困户各负其责、各尽其力,打造产业共同体。

记者发现,这10项服务涵盖了整个产业链。它们分别是良种供应服务、羊舍建设服务、科技培训服务、疫病防控服务、饲养技术服务、母羊保险服务、种草养畜服务、羊肉回收服务、提供入社服务和档案管理服务。

三产融合:提升脱贫攻坚成效

“五位一体”模式较好地解决农业产业化进程中的困难问题。一是解决了以前大水漫灌,粗放扶贫的问题。黑山羊养殖让贫困户直接入社成为合作社社员,合作社实行全程帮扶,通过精准滴灌,让贫困户直接受益。二是解决了贫困户自我发展能力弱,脱贫信心不足的问题。罗田县贫困人口因缺资金、缺技术、缺信息、缺项目等导致发展能力不足的占到了30%,“五位一体”通过签约企业技术团队一对一的技术指导和市场销售保障,保险公司一对一的风险保障,帮助贫困户解决了资金、项目、技术难题,增强抗风险能力,使贫困户没有后顾之忧,重新树立脱贫信心。三是解决了金融机构参与度低,扶贫资金缺乏的问题。通过建立扶贫小额风险补偿基金和鼓励党员干部为贫困户贷款担保,让更多的养羊贫困户获得了扶贫贴息贷款,直接用于发展黑山羊养殖。四是解决了市场主体积极性不高,帮扶能力不够的问题。通过出台《罗田县产业精准扶贫实施办法》,明确了对市场主体发展黑山羊产业政策优惠、项目安排、贷款贴息扶持的奖励政策,充分发挥了市场主体在技术、市场、管理等方面的优势,让市场主体积极主动参与扶贫。五是解决了保险机构没有参与,风险防范能力不足的问题。农业特别是畜牧业存在一定的养殖风险和市场风险,“五位一体”将商业保险业务引入黑山羊养殖,既提高了贫困户的抗风险能力,也降低了银行的信贷风险,既保障了市场主体的产品供给,还降低了政府扶贫的投入成本,实现了一举多赢。

记者发现,在这个模式中,不同角色发挥不同的作用。政府是主导方,市场主体是产业带动方,银行是资本提供方,保险是分解方,最终让贫困户收益。“五方的利益通过共同签订一式五份的合同把它固定下来,按照约定的权利、义务予以履行。”金晓阳说。

“幸亏锦秀林牧专业合作社及时帮我更换了羊种,吸纳我加入了合作社,无偿提供技术服务,还给羊上了保险。”张艳华告诉记者,这样他才逐渐走出困境。

在黑山羊产业精准扶贫上,湖北省罗田县成功探索“政府+市场主体+银行+保险+贫困户”的“五位一体”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政府是主导方,是产业扶贫的发起者、组织者和实施者,负责出台精准扶贫政策,无偿提供贷款贴息和扶持资金;市场主体是产业带动方,通过向政府出售服务、向贫困户提供服务,帮助贫困户发展产业脱贫致富;银行是资本提供方,对养羊户提供特别信贷支持;保险是风险化解方,在风险发生时确保贫困户收入不减、市场主体利益不损、银行贷款不落空;贫困户是受益方,在各方的共同帮助下实现脱贫致富。五方的利益通过共同签订一式五份的合同把它固定下来,按照约定履行权利、义务。汪洋副总理2016年深入罗田县视察指导精准扶贫工作时,肯定罗田县“为全国提供了一种可复制的脱贫好模式”。

罗田县平湖乡胡家河村养羊户胡少元就是当地的大户。胡少元告诉记者,他从2010年开始养羊,靠60只羊起步,现存栏300只,种植牧草120亩,聘请贫困户放羊,每年工资2.5万元,无偿提供草场共享的形式带动了6个贫困户养羊脱贫致富。

随着各项顶层设计完成和各项扶持措施陆续出台,罗田县迅速掀起黑山羊产业扶贫的热潮。

2004年,刘锦秀返回黄土坳村,租赁3000亩山林草地,发展黑山羊养殖,开始了创业之路。之所以选择家乡罗田县,是因为这里独特的气候条件和资源禀赋。

上石源河村村支部书记王小光介绍,2016年9月,湖北省经信委投资20多万元,援助李云启扩建了可容纳300只羊的标准羊舍,供李云启和他带动的两个贫困户使用。

在罗田县,刘锦秀算是一位名人。她不仅是湖北名羊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罗田县锦秀林牧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还是全国人大代表、罗田县三里畈镇黄土坳村的村民。

创新模式:形成产业扶贫合力

罗田县通过深入调研,在原有的“政府+公司+农户”的扶贫模式基础上,把银行和保险纳入了精准扶贫工作体系,“政府+市场主体+银行+保险+贫困户”的“五位一体”模式就这样形成了。

记者获悉,经过多年探索,罗田县总结出了“政府+市场主体+银行+保险+贫困户”的“五位一体”扶贫模式。2016年10月,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考察后认为,罗田县“为全国提供了一种可复制的脱贫好模式”。

云顶国际,上石源河村村支部书记王小光介绍,2016年9月,湖北省经信委投资20多万元,援助李云启扩建了可容纳300只羊的标准羊舍,供李云启和他带动的两个贫困户使用。

罗田县积极加强三产融合。“通过大户带动身边的贫困户养羊,形成了合作社带养殖大户、大户带贫困户的梯级辐射带动模式。”金晓阳告诉记者。

随着各项顶层设计完成和各项扶持措施陆续出台,罗田县迅速掀起黑山羊产业扶贫的热潮。

罗田县通过深入调研,在原有的“政府+公司+农户”的扶贫模式基础上,把银行和保险纳入了精准扶贫工作体系,“政府+市场主体+银行+保险+贫困户”的“五位一体”模式就这样形成了。

以市场主体作用为例,企业通过与科研院所建立产学研协作关系,组建技术服务团队,实行责任包片、精准到户、随时上门,名羊公司在其中的作用受到养殖户的认可。

目前,张艳华家每年出栏黑山羊180只,年收入10多万元。张艳华遇到的难题也是所有贫困户养羊面临的困惑,即养羊的本钱从哪里来?遭遇疫病怎么办?

黑山羊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据介绍,上述模式目前发展大别山周边县市养羊7726户,其中罗田县2600户通过养羊实现脱贫致富。2016年新发展贫困户406户,其中376户实现增收2万元以上,成功率达92%。

云顶国际 1

“五位一体”的扶贫模式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各地区纷纷前往罗田县参观学习。不过,罗田县并没有就此停下脚步,他们一直考虑如何提升脱贫攻坚成效。

据阮接芝介绍,2016年名羊公司收购肉羊15万只,实现综合产值达2.5亿元。“计划到2020年,可出栏加工肉羊50万只,实现综合产值10亿元。”

此外,罗田县还出台了种草养畜等相关配套政策;大力支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从事黑山羊科研、育种、养殖、加工等工作。

此外,罗田县创新推出“爱心扶贫”和“消费扶贫”,开发“锦秀羊”十大高档菜品、“罗田吊锅”系列特色餐品,助力黑山羊产业融合发展。

记者了解到,“大别山黑山羊”是当地特有品种,繁殖力高、抗病能力强、肉质鲜美,入选《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品种目录》,申报注册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罗田县地处大别山腹地、大别山水土保持型生态功能区的核心区,有95万亩宜牧草场,是黑山羊原生态自然放牧区。“县按照有优势、有潜力、有基础、有前景的‘四有’原则,将黑山羊产业作为全县重点扶贫产业进行培育。”金晓阳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在合作社全程指导下,李云启养殖的黑山羊数量发展到79只,并向名羊公司提供肉羊15只,按合作社协议价获得收入2万多元。

得到锦秀林牧合作社帮助的不只有张艳华,还有凤山镇上石源河村贫困户李云启。2015年下半年,李云启在原来自养7只土山羊的基础上,从锦秀林牧合作社引进10只能繁母羊和1只种公羊。

■本报记者 秦志伟

名羊公司总经理阮接芝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在具体帮扶过程中,公司细化科技服务内容,为养羊贫困户提供10项“保姆式”精准服务。

少年辍学并长期在外打工的刘锦秀,每年回家探亲时,都会被依旧贫困的故乡冲击着内心,“当时一直想着,一定要回家乡做点什么”。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在合作社全程指导下,李云启养殖的黑山羊数量发展到79只,并向名羊公司提供肉羊15只,按合作社协议价获得收入2万多元。

“每个贫困户每年可养殖黑山羊100多只,年出栏50多只,实现收入6万元,还清贷款后还有3万元收入,如期实现增收脱贫。”王小光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突出特色:聚焦黑山羊产业

大别山地区是我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包括安徽、河南、湖北的36个县,湖北黄冈市罗田县就是其中一个。近年来,罗田县将黑山羊产业作为全县重点扶贫产业进行培育。

罗田县平湖乡千场村贫困户张艳华对这股热潮深有体会。2011年,他借钱买了20多只本地黑山羊,半年后发展到100多只,但因为不懂技术,一场口疮病,死了40多只。

在加工环节,名羊公司实行黑山羊产业全产业链一体化经营,以订单合同回收贫困户全部肉羊,严格进行食品安全检疫检验检测和标准化屠宰冷链储藏配送,通过分布在北上广等城市的250家标志性营销网点进行销售。

三产融合:提升脱贫攻坚成效

罗田县平湖乡胡家河村养羊户胡少元就是当地的大户。胡少元告诉记者,他从2010年开始养羊,靠60只羊起步,现存栏300只,种植牧草120亩,聘请贫困户放羊,每年工资2.5万元,无偿提供草场共享的形式带动了6个贫困户养羊脱贫致富。

云顶国际 2

罗田县平湖乡千场村贫困户张艳华对这股热潮深有体会。2011年,他借钱买了20多只本地黑山羊,半年后发展到100多只,但因为不懂技术,一场口疮病,死了40多只。

如今,罗田县在巩固黑山羊产业精准扶贫工作的同时,还大力发展板栗、甜柿、茯苓、苍术、金银花以及“贡米”、蔬菜等农特农产品的产业化。“做活做好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文章’,力争早日建设成为全国精准脱贫样板区、生态保护与建设示范区和绿色发展先行区。”金晓阳说。

名羊公司总经理阮接芝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在具体帮扶过程中,公司细化科技服务内容,为养羊贫困户提供10项“保姆式”精准服务。

少年辍学并长期在外打工的刘锦秀,每年回家探亲时,都会被依旧贫困的故乡冲击着内心,“当时一直想着,一定要回家乡做点什么”。

得到锦秀林牧合作社帮助的不只有张艳华,还有凤山镇上石源河村贫困户李云启。2015年下半年,李云启在原来自养7只土山羊的基础上,从锦秀林牧合作社引进10只能繁母羊和1只种公羊。

2015年7月,罗田县委、县政府经过反复调研、多轮座谈,及时制定出台了黑山羊“33111”工程实施方案。具体为:利用3年时间,向适合养羊的贫困户提供3万元贴息贷款,外加1万元扶持资金,支持1万个贫困户养羊,力争实现年人均收入过1万元。

2015年7月,罗田县委、县政府经过反复调研、多轮座谈,及时制定出台了黑山羊“33111”工程实施方案。具体为:利用3年时间,向适合养羊的贫困户提供3万元贴息贷款,外加1万元扶持资金,支持1万个贫困户养羊,力争实现年人均收入过1万元。

“五位一体”的扶贫模式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各地区纷纷前往罗田县参观学习。不过,罗田县并没有就此停下脚步,他们一直考虑如何提升脱贫攻坚成效。

记者发现,这10项服务涵盖了整个产业链。它们分别是良种供应服务、羊舍建设服务、科技培训服务、疫病防控服务、饲养技术服务、母羊保险服务、种草养畜服务、羊肉回收服务、提供入社服务和档案管理服务。

日前,全国产业扶贫湖北罗田现场会召开。罗田县畜牧兽医局局长金晓阳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在罗田县实现脱贫的24507户中,目前已有2600户通过养羊实现脱贫致富,“力争到2017年,在黄冈市5个国家级贫困县中率先脱贫摘帽”。

▲调研组到李云启家中考察政府扶持、产业带动的黑山羊养殖点。

《中国科学报》

在金晓阳看来,林下种草养羊是一种非常好的生态种养、循环经济模式,既解决冬季黑山羊青饲料不足的难题,提高肉羊品质,又有效解决了畜禽粪污综合利用问题。

创新模式:形成产业扶贫合力

云顶国际 2

“每个贫困户每年可养殖黑山羊100多只,年出栏50多只,实现收入6万元,还清贷款后还有3万元收入,如期实现增收脱贫。”王小光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突出特色:聚焦黑山羊产业

在金晓阳看来,林下种草养羊是一种非常好的生态种养、循环经济模式,既解决冬季黑山羊青饲料不足的难题,提高肉羊品质,又有效解决了畜禽粪污综合利用问题。

记者发现,在这个模式中,不同角色发挥不同的作用。政府是主导方,市场主体是产业带动方,银行是资本提供方,保险是分解方,最终让贫困户收益。“五方的利益通过共同签订一式五份的合同把它固定下来,按照约定的权利、义务予以履行。”金晓阳说。

大别山地区是我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包括安徽、河南、湖北的36个县,湖北黄冈市罗田县就是其中一个。近年来,罗田县将黑山羊产业作为全县重点扶贫产业进行培育。

《中国科学报》 (2017-04-12 第8版 区域)

记者获悉,经过多年探索,罗田县总结出了“政府+市场主体+银行+保险+贫困户”的“五位一体”扶贫模式。2016年10月,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考察后认为,罗田县“为全国提供了一种可复制的脱贫好模式”。

罗田县地处大别山腹地、大别山水土保持型生态功能区的核心区,有95万亩宜牧草场,是黑山羊原生态自然放牧区。“县按照有优势、有潜力、有基础、有前景的‘四有’原则,将黑山羊产业作为全县重点扶贫产业进行培育。”金晓阳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在加工环节,名羊公司实行黑山羊产业全产业链一体化经营,以订单合同回收贫困户全部肉羊,严格进行食品安全检疫检验检测和标准化屠宰冷链储藏配送,通过分布在北上广等城市的250家标志性营销网点进行销售。

据阮接芝介绍,2016年名羊公司收购肉羊15万只,实现综合产值达2.5亿元。“计划到2020年,可出栏加工肉羊50万只,实现综合产值10亿元。”

记者了解到,“大别山黑山羊”是当地特有品种,繁殖力高、抗病能力强、肉质鲜美,入选《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品种目录》,申报注册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如今,罗田县在巩固黑山羊产业精准扶贫工作的同时,还大力发展板栗、甜柿、茯苓、苍术、金银花以及“贡米”、蔬菜等农特农产品的产业化。“做活做好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文章’,力争早日建设成为全国精准脱贫样板区、生态保护与建设示范区和绿色发展先行区。”金晓阳说。

除了上述优势,由于养羊劳动强度小、技能要求低,当地群众有自发放养习惯,这也为罗田县利用黑山羊产业扶贫奠定了基础。

除了上述优势,由于养羊劳动强度小、技能要求低,当地群众有自发放养习惯,这也为罗田县利用黑山羊产业扶贫奠定了基础。

▲调研组到李云启家中考察政府扶持、产业带动的黑山羊养殖点。

以市场主体作用为例,企业通过与科研院所建立产学研协作关系,组建技术服务团队,实行责任包片、精准到户、随时上门,名羊公司在其中的作用受到养殖户的认可。

罗田县积极加强三产融合。“通过大户带动身边的贫困户养羊,形成了合作社带养殖大户、大户带贫困户的梯级辐射带动模式。”金晓阳告诉记者。

2004年,刘锦秀返回黄土坳村,租赁3000亩山林草地,发展黑山羊养殖,开始了创业之路。之所以选择家乡罗田县,是因为这里独特的气候条件和资源禀赋。

此外,罗田县还出台了种草养畜等相关配套政策;大力支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从事黑山羊科研、育种、养殖、加工等工作。

云顶国际 1

据介绍,上述模式目前发展大别山周边县市养羊7726户,其中罗田县2600户通过养羊实现脱贫致富。2016年新发展贫困户406户,其中376户实现增收2万元以上,成功率达92%。

日前,全国产业扶贫湖北罗田现场会召开。罗田县畜牧兽医局局长金晓阳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在罗田县实现脱贫的24507户中,目前已有2600户通过养羊实现脱贫致富,“力争到2017年,在黄冈市5个国家级贫困县中率先脱贫摘帽”。

“幸亏锦秀林牧专业合作社及时帮我更换了羊种,吸纳我加入了合作社,无偿提供技术服务,还给羊上了保险。”张艳华告诉记者,这样他才逐渐走出困境。

在罗田县,刘锦秀算是一位名人。她不仅是湖北名羊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罗田县锦秀林牧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还是全国人大代表、罗田县三里畈镇黄土坳村的村民。

目前,张艳华家每年出栏黑山羊180只,年收入10多万元。张艳华遇到的难题也是所有贫困户养羊面临的困惑,即养羊的本钱从哪里来?遭遇疫病怎么办?

黑山羊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突出特色,创新模式,三产融合,在湖北省罗田县——
黑山羊成大别山致富“领头羊”

此外,罗田县创新推出“爱心扶贫”和“消费扶贫”,开发“锦秀羊”十大高档菜品、“罗田吊锅”系列特色餐品,助力黑山羊产业融合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