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看到姚远的时候,他穿着朴素,站在一群农户中间正在耐心地指导分拣高原“云耳”,他几乎每天都到田间指导农户种植和分拣高原“云耳”,且风雨无阻。姚远是昆明旭日丰华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也是“云耳”项目的创始人。

​日前,石林台创园“两岸黑木耳种植示范基地”新培育的3个黑木耳菌种通过省级专家组鉴定鉴评,成为全省首批取得认证的本土黑木耳菌种。下一步将申请报送国家菌种库。本次鉴定实现了“云耳”从菌种源头到生产、产品达到全线自主化,真正树立起云南高原黑木耳品牌。

用什么做菌包材料,姚远费了不少心思,跑了不少地方,最后他锁定了云南桑蚕基地陆良县,利用当地蚕农每年修剪丢弃的桑枝条做菌包。“这是一条绿色生态的产业链。”姚远说,桑枝条上没有农残,用来培养木耳不仅营养丰富,还能变废为宝,增加蚕农们的收入。

“我当时先去黑龙江进行了半年多的实地考察和学习,又将东北的黑木耳专家邀请到云南为我选址,最后,通过对日照、海拔、水质等方面的综合考量,我们决定将公司选址石林县。”姚远介绍,昆明旭日丰华农业有限公司自2013年10月入驻石林,并于同年启动工厂化栽培“云耳”项目。“通过与云南省农科院、黑龙江省农科院的战略合作,培养出了一个有经验、有战斗力的团队。目前,公司已经总结出适合云南地区包括菌种驯化、菌包生产、下地种植等一套完整的技术方案,并申请各项专利超10个。同时,我们培育出的‘高原云耳1号’菌种也已申请注册商标。”他说。

据悉,此次鉴定的“高原1号”“高原2号”“高原3号”3个菌种由昆明旭日丰华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和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联合选育。菌种于2015年从金沙江、高黎贡山等地取种野生黑木耳进行分离驯化而得,经过4年驯化扩繁现已可以量产,年产量达300万至400万袋。经过后期推广种植,农户及合作社、企业将可以更大程度在自主品牌研发中实现产业链盈利增收。下一步,3个菌种还将申报国家级审定,申请报送进入国家菌种库,为云南高海拔地区黑木耳发展打下基础。

【云顶国际】上海白领辞职到云南石林种“云耳”。“我们种的木耳软糯可口,摘下来就可以吃!”42岁的姚远穿梭在大棚里,随手摘下一朵木耳,放到嘴里咀嚼起来。

“从无到有,从有到优,我们成功填补了云南省工厂化栽培有机黑木耳的空白,但这只是开始。”姚远说,公司还将进军深加工产业。

“云南产出的木耳才能叫云耳。”云南省农科院研究员田果廷表示,东北木耳等品种在云南高原高海拔地区栽种时,产量、产值、质量均会受限。“两岸黑木耳种植示范基地”此次培育出的3个菌种都严格根据国家标准选育,先后通过采集、鉴定、初筛复筛、适应性比较等环节,确保了最佳生长适应性。这项培育工作填补了云南省菌种资源的空白,也提高了全省菌种标准。

在石林县长湖镇蓑衣山村木耳种植的大棚里,一串串菌包上长满了新鲜的木耳,棚内弥漫着浓浓的菌香。“我们采用了先进的大棚悬挂种植模式,木耳‘喝’的是优质水库水,‘吃’的是无农残桑枝条碎末。”姚远很有兴趣地介绍着。

家住石林县长湖镇蓑衣山村的张树兰就是昆明旭日丰华农业有限公司第一批种植高原“云耳”的合作农户。目前,她在自己的土地上种植了8亩多的高原“云耳”。

通过几年的发展和推广,姚远公司种植的木耳不仅面积越来越大、产量越来越多,而且还有了品牌,市场也越来越广。截至2018年底,姚远公司与石林市4个乡镇的9个村委会建立合作关系,木耳年产量达15万公斤。“我们的木耳不仅在国内各大城市受欢迎,还卖到日本。”姚远说。

同时,依托石林得天独厚的旅游产业发展条件,昆明旭日丰华农业有限公司将发展体验农业、观光农业,让更多的人了解高原“云耳”。“我们的目标是将高原‘云耳’打造成石林特产,让人们一提及石林特产就能想到高原‘云耳’。

在那年里,姚远一直考虑的就是如何“突破”。有一天,他突然想起了“饭桌上的木耳”。于是,他查阅了大量资料,发现木耳是中国产量和需求量都很大的一种食用菌,而云南自然环境很适合食用菌生长,商机也很大。在朋友的推荐下,怀揣着种生态木耳的朴素想法,2012年底,姚远辞去了在上海的外企高管工作,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来到云南石林创办了旭日丰华公司,专门从事有机木耳的研究和种植。

在石林县,目前像张树兰一样种植“云耳”的农户总共有10家,他们分布在不同的乡村。“我们公司采取‘公司+农户’的合作模式,公司提供生产资料并派专门的技术指导员住在农户家里进行技术指导,以确保农户能种出符合市场要求的产品,最后公司按品质分级收购。后期,我们将培养出一批分散在多个村镇的拥有一定种植和管理经验的专业种植户,并以这些种植户为核心辐射其周边的村民,从而建立一批合作社,努力将高原‘云耳’产业在石林甚至云南全面推广,让更多的老百姓受益。”姚远说。

2000年,姚远大学毕业,作为江苏人的他,在离家不远的上海谋得了工作。之后通过努力,他坐上了一家体育文化公司的高管位置。但多年下来,他总感觉在这个行当里很难突破自己,于是2012年便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公司+农户”合作模式

新华社记者王长山、庞明广

根据张树兰的介绍,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每亩纯利润5000元计算,张树兰家种植了8亩多的高原“云耳”,一年两季收入在80000元左右。“我去年种植了一年的高原‘云耳’,家里面就添了辆轿车,预计再种两年就可以盖新房子了。”张树兰说。

云顶国际,新华社昆明1月23日电题:一位都市青年的新农人跨界

目前,昆明旭日丰华农业有限公司注册并推出了“旭润庄园”品牌系列产品。首先,为石林这个旅游大县量身打造了具有石林特色的养生旅游产品。其次,“旭润庄园”品牌系列产品成功在长三角、珠三角和川渝地区打开销路,是高端餐饮、企业、高端人群青睐的高端养生食材。同时,乌镇、沃尔玛超市、BHG超市等渠道已在谈判过程中,这为该产业在云南的全面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从最初不被家人理解,到现在带动一方农民发展,企业规模也越做越大,他更加坚定了当初的选择。姚远说,从城市来到农村创业,他没后悔过。

石林除了快速发展的旅游业之外,高原特色农业也快速崛起。近年来,石林生态工业集中区昆明旭日丰华农业有限公司利用云南特有的食用菌生长“荷尔蒙”,选址石林,历时3年多时间打造了集高原有机黑木耳生产、种植、包装于一体的全产业链生产模式。

从上海来到云南山里,由外企高管变身为一位种木耳的新农人,姚远的跨界步伐很大。几年来,这位曾经的都市青年,已成为当地村民口中的“姚木耳”。

据了解,昆明旭日丰华农业有限公司摆脱了东北黑木耳对林业资源过度依赖的局面,形成一套利用农余产品如蚕桑木修剪过的枝条、玉米芯等为原材料种植高原“云耳”的发展模式。

除了给木耳选好“食料”,姚远在种植上也有严格标准,包括每串菌包的间距、大棚的间距等。“每一个环节我们都有严格的标准,这样才能保证品质。”如今,姚远的公司已拥有20多项木耳菌种驯化、种植、加工等专利。

张树兰说,“高原‘云耳’每年春季和秋季可以收获两次,每亩可以收获500公斤左右,洗干净晒干后就全部卖给公司,扣掉人工、水电等成本,每亩的纯利润在4000元至6000元之间,而且这8亩高原‘云耳’种植基地只需要两个劳动力就够了。”

姚远的木耳“情缘”,是在一次饭桌上,朋友指着刚端上来的一盘炒木耳说,有的木耳卖相虽好,但不是绿色生态产品。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朋友的一句话,让姚远记在了心里。

截至目前,该公司已建成了2个机械化菌包生产厂、1个国内先进的液体菌种培育中心、2个新型育菌基地和1个食品包装厂,年产“云耳”10万公斤以上,产值超1000万元,并以“公司+农户”的模式带动当地农民增收,为石林又添一新的高原特色产业。

在2013年的时候,姚远到云南旅游,迷上这里的气候环境,还有食用菌。他很疑惑,为什么在如此适合食用菌生长的地方没有一个出名的云南木耳品牌?当时他就决定在云南尝试种植高原木耳。于是,他回到上海辞去了已奋斗10余年的台资企业管理工作,毅然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来到云南追逐梦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