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煤合同价平均每吨涨50元 电企将增750亿成本 本报讯
中国煤炭市场网消息显示截至昨日上午8时,2010年全国煤炭运需衔接已签订10.15亿吨,已经超过了政府确定的2010年铁路预留运力配置意向框架量9.06亿吨。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一位负责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煤炭价格上涨迅速,很多企业都希望能尽快落实合同。
购煤成本增加逾750亿
2009年12月14日,发改委下发《关于完善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的知道意见》要求煤炭用户和煤炭企业在文件下发后1个月内完成2010年煤炭合同衔接,双方根据市场情况自主商定价格。
据了解,目前签订的合同中均比去年价格上涨,多数涨幅在每吨50元。其中,山西晋煤集团和潞安集团对五大电力集团的电煤合同供应价格上调40-50元/
吨;煤企签订的2010年电煤合同价格上调幅度几乎都在40元/吨以上。截至2009年末,河南、山西、黑龙江等省陆续召开煤炭产需衔接会,已签订的电煤合同价格上涨幅度在40-100元/吨不等。按照全国15亿吨电煤交易量粗略计算,如果2010年重点电煤合同价格平均涨幅50元/吨,则意味着发电企业将增加750亿元的采购成本。
部分重点合同或走市场价
虽然目前合同签订总量已超过政府确定的框架量,记者了解到一些电力企业仍未签订合同。浙江能源集团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该集团预计今年的电煤消耗量大约3400万吨,其中神华和中煤的用量约为800万吨左右,但目前公司仍未就2010年重点电煤合同与地方煤炭企业和中央煤炭企业达成一致,该集团将于近期召集一些有合作关系的小型煤炭商召开煤炭订货会,洽谈电煤价格和量。
该负责人还透露,神华、中煤两大央企煤企希望将重点电煤合同拆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走固定价格,即按年定价,而另一部分则完全走市场价。“现在得到的消息是,两部分的比例为一半对一半。但我们很担心神华和中煤会将走市场价部分的煤炭比例提高。”他预计,神华和中煤可能会将今年的重点电煤合同每吨价格提高50元左右,但如果走市场煤价格的比重被提高,最后整体的涨价幅度可能高达80-90元每吨。那样整个集团今年的经营压力将会很大。

神华率先出价,各煤种涨价30元/吨,以港口下水5500大卡电煤国内长约销售合同为例,2010年合同价格从去年的540元/吨上涨到570元/吨。公司其他类型国内长约销售合同价格也有所调整。其后,中煤也报涨30元/吨。

在2011年重点电煤合同价格冻结的情况下,由于重点合同煤比例较高,神华、中煤这样的央企所受影响将会超过省属煤企。宋智晨称,“明年物价水平如果保持在高位,那么煤炭企业的开采成本将会逐步上升。若重点合同煤比例较大,价格又被固定了,那么企业盈利能力将会下降。”

当“定价电”遇到“市场煤”
鉴于当前稳定物价总水平、管理通胀预期的任务繁重,要求重点合同煤价格维持上年水平不变,发改委首次正式对明年重点电煤合同价格以文件形式作出规定。通知要求煤炭供需企业要在本通知下发后25日内,协商完成合同签订。
保证正常供电、稳定物价水平的双重挤压之下,国家发改委选择了试图通过控制煤炭价格上涨来达到不调整电价。
在CPI连续冲高之下,出于对社会承受能力的考虑,稳定消费价格总水平、保障群众基本生活成为国家工作的重中之重,在此形势下,国家对能源类产品价格的调整更加谨慎。
国家发改委在10月初曾公布了《关于居民生活用电实行阶梯电价的指导意见》,就居民用电实行阶梯电价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眼下为了防止加剧我国目前乃至明年的物价上涨压力,提高电价的举措不得不告一段落。
发改委称,鉴于当前稳定物价总水平、管理通胀预期的任务繁重,要求重点合同煤价格维持上年水平不变,发改委首次正式对明年重点电煤合同价格以文件形式作出规定。通知要求煤炭供需企业要在本通知下发后25日内,协商完成合同签订。
发改委的措施虽然利好发电企业,但有电企担忧煤炭企业会大幅削减重点电煤合同数量,提高现货煤的交易量。另外,重点合同煤的兑现率能否执行到位,仍需进一步观察。
然而,国内主要火电企业亏损加剧,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国电集团、华电集团和中国电力投资集团这五大电力集团亏损面高达50%。这意味着五大电力集团下属的半数火力发电厂深陷亏损泥沼。
保证正常供电、稳定物价水平的双重挤压之下,国家发改委选择了试图通过控制煤炭价格上涨来达到不调整电价。
“市场煤”给力“定价电”
12月1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彭森在国务院督察组召开的山西省所有重点煤炭和电力企业生产经营座谈会上明确要求,按照国家有关文件和国家发改委即将下发的“关于做好2011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的文件”要求,“2011年度重点电煤合同价格维持上年水平不变,不得以任何形式变相提高煤炭价格。”
这一讲话意味着12月份即将全面展开的2011年重点电煤合同谈判基本被“定调”,一切猜测被终结,此前市场预期明年重点合同电煤价格会有所上涨,幅度大概在6%-8%左右。现在,即使煤电双方按最短时限“季度”为单位签订合同,那么一季度山西重点合同煤价将会按照2010年价格执行,而山西省的煤炭价格将直接影响全国煤价。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煤炭分析师李廷说,11月末的部分省市煤炭工作座谈会并非常规的例行会议,选择在这一时间点召开,主要考虑到前段时间煤价的大幅上涨,电力企业成本压力加大亦要求上调电价减压,“发改委实则面临两难选择”。
我国总发电量中约80%为火力发电,而火力发电成本中,煤炭燃料成本占了大部分比重。此前国家发改委在实行阶梯电价的理由陈述中,煤炭价格的上涨是电力成本提高的首要原因。显然,煤价的稳定将给力火电企业。
国家发改委曾在2009年12月15日正式发布《关于完善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的指导意见》,全部取消2010年度煤炭视频会、衔接会以及合同汇总会。这标志着自1993年开始的全国煤炭订货会宣告结束,政府彻底退出了煤电谈判,我国煤炭产运需完全进入市场化自主交易状态。
受访分析人士都指出,煤价回调虽然与政府近期的系列行政调控有关系,但煤价自身也有回调动力。前述官员指出,实际的供求并不支撑10月、11月煤价的这一轮暴涨,“市场实际并不缺煤”。
近日相关官员向媒体证实,国家发改委、铁道部和交通运输部三部委决定,正式驳回五大发电集团申请由发改委牵头召开2011年煤炭产运需订货会的申请,第二次取消煤炭产运需订货会。由此推断,煤炭价格市场化路径仍是政府坚挺的方向。
但事实上,国内还没有形成较为固定与完善的煤炭交易模式,煤炭的定价存在着合同煤与市场煤两种定价方式。此次,发改委再限重点合同煤价,业界认为,这是在特殊情况下采取的一种非常的临时措施,是高通胀情况下的无奈之举。
然而也有不同的声音,有评论认为,国家发改委近期两次对煤炭价格提出警告以及目前继续推进的煤炭资源价格重组,有望使煤炭企业正式进入“寡头时代”,而彼时政府若要对煤价进行干预则容易得多。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煤炭行业分析师认为,发改委让主要产煤省区和大型煤炭企业集团在继续稳定煤炭生产的同时,努力稳定煤炭价格,是为了避免煤炭企业在年底的煤电谈判中大幅提高合同煤价格。
“市场煤”价格暂时稳定有基础
秦皇岛市场煤价格行情数据显示,12月1日5000大卡热量动力煤价格为710-720元/吨,去年同期价格为570-590元/吨;5500
大卡热量的动力煤价格为800-810元/吨,去年同期为660-680元/吨;5800大卡热量动力煤价格为850-860元/吨,去年同期为700-
715元/吨。10月以来,煤炭价格看涨,被冠以“煤超风”的称号,但仍有保持价格稳定的基础。
据悉,四季度全国煤炭产量继续保持稳定增长,全年原煤产量预计将达到33亿吨以上,进口量将达到1.3亿吨以上。而全年煤炭消费量约为34.1亿吨,供略大于求。
政府介入煤价早有先例。今年6月,国家发改委有关司局就先后与神华、中煤集团以及内蒙古伊泰集团,山西同煤、晋煤、阳煤、焦煤集团,河南郑煤集团进行座谈,提出目前管理通胀预期任务十分繁重,要求主要煤炭企业维持煤炭价格稳定。
据中能电力工业燃料公司统计,截至11月21日,重点发电企业的煤炭库存水平为6049万吨,存煤可用天数约为18天,高于往年平均水平。以往我国火电企业普遍保持10到12天的电煤存量。
根据山西省煤炭厅及各煤炭企业的计划安排,2011年、2012年将是整合煤矿的投产高峰期,因整合而关停的煤矿将陆续复产。煤炭运销协会秘书长董跃鹰向媒体介绍,近两年新增的煤矿建设项目将在2011年和2012年集中释放产能。由此,煤炭市场供应偏紧的态势将得到改变。
与此同时,一直制约煤炭供应并造成局部地区煤炭供应紧张的铁路运力,近两年也在不断改善。据业内人士介绍,今明两年煤炭运力主要通过改造来提升,2011年铁路运力将增加6000万吨左右,主要依靠大秦线和神朔黄线。随着京沪、京广等高铁建成通车,煤炭的运力将得到进一步释放。
同时,主要港口库存也处于高位,截至11月23日,秦皇岛港库存为613万吨,曹妃甸、京唐港以及天津港的库存均处于历史高位。
虽然近期煤价涨势明显,但分析人士称,未来几个月,国内原煤产量应该能够继续保持较快增长,煤炭价格有望逐步企稳,最终达到稳定煤炭生产和煤炭价格的目的,从而从源头控制,不断加大电价上调的压力。
业内企业表示,在电煤比例增加的大前提下,目前市场不具备支撑煤价上涨的条件,也是煤炭企业稳定煤价的客观原因。2011年重点电煤合同价格若维持去年水平,仅为450元左右,而市场电煤售价目前已经涨到700多元。
中投顾问指出,国内煤炭企业与电力企业签订的煤炭供给协议基本上都只是确定煤炭的供销意向以及大致的价格和数量,因而,在国家发改委对合同煤价作出不许涨价的要求下,就算煤电企业最终达成了供销合同,在最终的合同履约率上也有可能会大打折扣。
后市煤价不确定因素不可忽视
煤炭企业在销售过程中都会签订煤炭销售合同,即合同煤,而其中以保障五大发电集团下属电厂煤炭供给为主的是重点合同煤。重点合同煤目前占电厂消费总额不到50%。在此之外一些电厂的合同煤只能视为一般的煤炭供应合同,不可能享受到“限价令”的照顾。
也正因为如此,限价措施的出台,对于重点电煤合同占比较大的上市公司负面影响较大,而对于市场价格销售占比较高的电煤企业以及合同价格调整较为灵活的焦煤、无烟煤企业的影响相对较小。一位电力行业分析师表示,尽管限制重点合同煤价,但电厂仍将以大部分市场煤作为燃料。
对于后市煤炭的价格,不少煤炭企业信心十足。煤炭主产地河南、陕西等地已出现电煤紧张的情况。陕西发改委近日发文要求大幅度削减陕西电网电力外送,削减比例将超过五成,甚至“暂停外送”,以确保存煤量。
媒体频频爆出,在一些资源短缺性省份,今天发电机组还在转,但明天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开工,正想尽办法“圈煤”。湖北火力发电所用电煤有95%需要外购,目前缺口已达百万吨,部分电厂的火电机组都在存煤警戒线以下运行。
中平能化集团总调度室工程师张冠英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目前企业的最重要任务就是保障安全,然后是保障各用煤户的需求,如果二者有冲突的话,为了保证安全作出的限产是必要的。一位地方煤监部门的官员也同样证实,“部分企业已经基本完成年度生产计划,出于安全生产的考虑,这些企业会放缓煤炭生产步伐。”
另外,重点合同煤的执行情况还未见分晓,业内研究人士认为,这将直接影响后市煤价。煤炭价格2009年开始进入市场定价,尽管企业表态支持政府的调控,坚决稳定煤价,但煤炭企业居于优势地位,控制着煤炭价格的主导权,让其让出较大利益显然是困难的。
市场分析人士透露,多数煤炭企业都有意愿在今后提升现货煤比例,降低电煤销售比例,也有人士担心,煤企会减少合同煤的供应量,甚至降低质量的方法来对冲政策干预。
目前除神华和中煤外,煤炭企业大多为地方企业,而五大发电集团都是央企,让地方企业让利给央企,也存在着一定的困难。另外,目前我国主要煤炭供应省份如山西、内蒙古和陕西都处于经济欠发达的中西部地区,而用电大省却大多是发达地区,因此,“限煤令”实际上是要求这些经济不发达的省份让利给经济发达地区,这样地方政府很可能也会在执行这一政策时存在消极态度。
根据海关公布的数据,前10个月我国煤炭出口累计量较上年同期下降13.7%,至1630万吨。而同时,10月份煤炭净进口量大幅上升,净进口煤炭达到1112万吨,同比增长21%;前10个月累计净进口煤炭1.18亿吨,同比增长51%。近两年,我国煤炭进口量不断增长,进口煤炭对国内供给的影响越来越不容忽视。
受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与美元贬值的推动,能源产品大幅上涨,本周国际煤炭价格突然强势反弹,其中欧洲煤炭价格的涨幅更是接近10美元/吨,国际煤炭价格的高位运行,势必会对中国市场产生影响。
煤炭市场营销专家李朝林认为,预计春节前煤炭市场供应不会太宽松,煤炭价格会保持在目前的高价位相对稳定运行,价格不会出现严重的大起大落。

由于重点合同电煤占国有电力集团电煤总量的60%,这将有利于火电企业控制成本。尽管如此,一部分火电企业今年仍将会因此而步入亏损边缘。市场煤方面,供求偏紧推动秦皇岛港煤价上周延续涨势,发热量为
6000 大卡的大同优混动力煤为840 元/吨,环比涨30
元/吨或3.7%。受秦皇岛煤价上涨拉动,山西各地区动力煤上周普遍环比上涨5元/吨至10
元/吨左右。基于降雪降温天气导致未来煤炭需求进一步增加,而国有煤矿检修及小煤矿停产放假将导致供应下降,供求偏紧的局面将会延续,煤价具有继续上涨动力,但存在因投机因素带来煤价大幅波动导致政府再次出台限价政策的可能。分析人士指出,在当前煤价之下,2010
年一季度一些电力企业面临亏损的风险。

为了形成合理的煤、电价格传导机制,2004年,国家发改委曾出台《建立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的意见》。

眼下,煤炭大省里,除了安徽、山东还没有消息证明签订合同之外,陕西省内也已经签完了重点电煤合同,涨幅在40元至50元之间。此前,黑龙江由于去年价格较低,今年上涨了50元/吨。

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规定的截止日只剩4天之际,一直为电煤价格问题僵持不下的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开始突击抢签2011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合同继12月28日一日签约超3亿吨之后,昨日签约量也达到了2亿吨之上。

煤炭合同录入量大大超量

“神华、中煤受影响较大”

云顶国际:电煤合同价平均每吨涨50元 电企将增750亿成本。“煤炭合同超量录入,并不意味着实际电厂签订了这么多的电煤量。”煤炭运销协会一位权威专家说,目前合同录入是供方录入为主,因此会包含一部分非框架内的煤炭供应量。

“将严查合同履约情况”

目前,价格上涨较高的是河南省煤炭涨幅和同煤的直达煤(铁路沿线)涨幅。了解到,河南省内5000大卡热值电煤从去年年初的415元/吨涨到了550元/吨,涨幅达135元/吨,同煤直达煤涨幅达到100元/吨,从去年的420元/吨涨至520元/吨。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的相关统计显示,全国重点电力煤炭合同量占电厂需求量比重,已经从2004年的80%下降到2008年60%,预计2010年将降到53%左右。

上述权威人士进一步透露,由于近期煤炭需求量季节性大增,煤价已经高涨,加之一些地方煤炭资源整合,供给量有可能收缩,为此电企似乎更关心“量”的问题。

宋智晨说,“不过总体规律是,像大同煤业、山西焦煤这样的省属煤炭企业重点合同煤所占比例相对神华、中煤会低一些。而像兰花科创这样完全市场化的煤炭企业则可能没有重点合同煤要求。”

发电集团对神华和中煤两大央企这次的表现比较满意。一位发电集团高管表示,该集团与神华敲定了1000多万吨左右的下水煤合同。在他看来,今年神华、中煤等央企表现得很负责任,“他们还承诺今年合同兑现率达到90%以上。”

宋智晨认为,由于国内煤炭企业多为国企,所以行政干预不能说完全没有作用。“比如在今年6月份和11月份时,国家要求煤炭企业不要涨价,还约见了不少产能较大的煤企,之后煤炭价格有了一段时间的回落。”

神华、中煤的出价对同煤将有示范意义,预计同煤与五大发电集团敲定的下水煤价格也将上涨30元/吨左右。还了解到,山西五大煤炭企业中的阳煤集团、焦煤集团电煤价格涨幅也在30元/吨,这两大集团煤炭主要运往华中地区、华北地区。此前,山西晋煤已经与五大发电集团签订了电煤合同,潞安集团也已基本敲定了合同,两大集团电煤上涨40元左右。

上述《意见》指出,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不少于6个月,周期内平均煤价比前一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则相应调整电价;变化幅度不到5%,则下一周期累计计算,直到累计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再进行电价调整。

注意到,按照发改委下发的《2010年跨省区煤炭铁路运力配置意向框架》,神华集团、中煤集团的煤炭合同量分别为5935万吨、6580万吨。如果加之这两家央企的合同量,预计今年煤炭合同汇总量会按近17亿吨。

据李朝林介绍,如果企业履约不佳,新增铁路运力将不予分配。在铁路总体运力紧张的情况下,“这种管理手段还是很严厉的”。

“简而言之,目前按近15亿吨的煤炭工业合同汇总量,是煤企的供货量。”该权威人士说。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通知》,2011年跨省煤炭运力配置调控目标为9.32亿吨。其中,电煤为7.69亿吨,占到八成以上。

三大巨头定煤价“乾坤”

宋智晨说,由于煤炭企业签下重点煤合同后利益会有所减少,以往的重点煤合同的履行情况都是打一定折扣的,比如变相涨价、额外收费、热量不足、总量不够等,“但是迫于通胀压力,明年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变,国家将会动用行政手段严查重点煤合同的履行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国家发改委确定的框架方案计划安排煤炭总量为的90650万吨,上述数据较此原定目标近6亿吨。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市场观察员李朝林表示,前期冷清,后期放量是很正常的,“国家发改委下达通知后,各省得开会,煤电双方得谈判,这是需要时间的。”

从煤炭运销协会了解到,截至1月13日8时,2010年全国煤炭产运需衔接已初步汇总149161万吨。

今年12月10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做好2011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2011年度重点电煤合同价格维持今年水平不变,不得以任何形式变相涨价。

一季度电企面临亏损风险

不过根据国家发改委的《通知》,2011年全国省区煤炭铁路运力配置目标比2010年将高出2550万吨。宋智晨认为,这与今年电力企业亏损面进一步扩大有一定相关性,所以国家对煤炭企业的干预进一步加大了。

神华、中煤的出价具有标志性意义,标志着2010年重点电煤合同谈判已经定下大势,平均涨幅将比此前预期的40元至50元略低。

负责此次网上合同汇总的是中国煤炭运销协会,该协会的新闻发言人梁墩实昨晚9时向早报记者表示,超出预设目标量是很正常的,往年也总是超出的。

临近发改委确定的跨省煤炭运力衔接最后期限只有几天了。昨日从国内五大发电集团内部获悉,每年重点合同电煤谈判的压轴巨头——神华、中煤、同煤这三大煤企已于这两日频频与各大发电集团分别召开用户座谈会,基本敲定了2010年重点电煤合同的涨价幅度。大部分煤炭巨头涨价幅度均在30元/吨至40元/吨,预计全国平均上涨幅度比预期要低一点,今年电煤谈判大局已定。而2010年全国煤炭订货合同汇总量已经接近15亿吨,超过国家发改委此前的框架方案目标近6亿吨。

“就煤炭企业而言,重点合同煤所占比重逐渐下降是大趋势。”宋智晨称。

由于煤电顶牛严重,去年直到9月底煤电企业双方才敲定合同煤价格,并且最终电煤合同签订汇总量为7.93亿吨(部分电企倾向于直接从市场卖煤),是当年发改委下达年度运力配置框架方案8.46亿吨的93.76%。

近年来,由于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难以就电煤价格问题达成一致,国内每到年底都会出现电煤供应紧张,这成为令政府头疼的难题,最终都以国家发改委出面强行规定电煤价格和签约量而结束。

云顶国际,然而在实行了4次煤电联动之后,迫于经济形势和通胀压力,这一机制已然名存实亡。“我估计明年通胀还是比较严重,所以重启煤电联动的可能性不大。”宋智晨称。

“强调重点合同煤,还冻结价格,就是为了摆平电、煤双方的利益冲突。”李朝林称,“利益就这么多,要做到买卖双方都满意是很难的。现在强调重点合同煤价,就是使煤炭企业让出部分利益来,交给电力企业。”

此前国家能源局方面曾预计,今年全国煤炭产量将在32亿吨左右。此次要求重点合同煤达到9.32亿吨,意味着整个煤炭行业将有大致三成的产量用于重点合同煤。

在《通知》中,国家发改委要求2011年度重点电煤合同价格维持今年水平不变,这就意味着签订重点电煤合同后,如果企业履约,重点煤所获得的利润将不如市场煤。目前市场煤与重点电煤合同的价格有超过百元的差价。

但宋智晨认为,行政的力量也是有限的。重点合同煤价格定住了之后,市场煤的价格肯定会上浮,而且上浮程度可能达到10%。由于重点合同电煤只能满足发电企业一半的用煤需求,企业只能在市场上高价购入煤炭补充,这样对于减少电力企业亏损并无多大帮助。

“明年或严查电煤合同履行情况”

今年以来,由于煤炭价格高涨,火力发电行业出现了大面积亏损。李朝林说:“要真正平衡好煤、电各方的关系,只能进行市场化改革。用计划经济的手段运作市场经济是不行的。”

12月31日24时,是国家发改委要求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签订产运需合同的最后时限。截至昨晚8时,2011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合同初步核定网上汇总量已达到了10.41亿吨,超出国家发改委此前预设的9.32亿吨目标量。

不过,李朝林认为,重点合同煤能够享受到铁路运输的优势,有助降低成本。“举例来说,把煤炭从包头运到天津,用火车运费在每吨120元上下,公路运输则是约320元一吨。”

不过,不同类型煤炭企业的重点合同煤占其产量比例是不同的。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宋智晨称,“像中国神华、中煤能源这两家国内仅有的煤炭行业的央企,其重点合同煤占其总产量的比例会大一些。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应该在50%上下。”

至于具体比例是多少,宋智晨说,由于这两年来“煤电顶牛”严重,煤炭企业的重点合同煤数量是敏感数据,神华、中煤即使是在年报中也并未公布具体数字,所以并无权威的数据。

相关文章